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姐妹争宠
姐妹争宠
傍晚的时候,洋介回来了,美纱子心不在焉地把饭菜端上来,一家人像往常一样地在一起吃饭。

  「美纱子,一彦,要跟你们说一件事情……」洋介吃了一口豆腐以后,缓缓说道。

  「是什么事儿啊?爸爸?」一彦疑惑地问道。

  洋介说道:「是这样的,单位里要求我调到北海道的札幌去工作两年,所以……」「什么?!」美纱子大吃一惊,「要……要去札幌……」「是啊,是个紧急调令,没办法啊……」洋介没有注意到美纱子的异常,继续说道,「不过也就是去两年而已,很快就能回来的……一彦你现在也这么大了,所以我想你不要跟着我去,就在东京读书,自己照顾自己,我可以再花钱给你请个女佣保姆,你说好吗?」「啊,爸爸,我是无所谓的……」一彦微笑道。

  「那美纱子,你要跟我一起去吗?」洋介看着美纱子。

  说实话,美纱子心里是万分不愿意离开一彦,更何况现在悦美子对一彦那叫一个虎视眈眈,但是她现在却也毫无办法说不字。

  「当然了……」美纱子强颜欢笑,「我是洋介的妻子,当然会跟你一起去北海道了!」「真的吗?你对我真好,美纱子……」洋介感到很欣慰,丝毫没有注意到美纱子眼中的那股子不舍。

  吃完饭以后,洋介去书房工作,美纱子犹豫了片刻,走到了桌前,给妹妹打电话。

  「喂……」电话那边传来了悦美子的声音。

  「悦美子,是我……」美纱子低声说道。

  「是姐姐啊……」

  美纱子将要去札幌的事情跟悦美子说了一遍,悦美子吃了一惊:「调职去札幌?那么一彦呢?」「所……所以说呢,给你带来了不好的回忆……希望你把那些事情忘掉……」美纱子低声道,「没问题……」悦美子说道,「但是姐姐呢?你能忘掉吗?一彦的事情?」美纱子呆住了,她知道悦美子说的没错,像这样和儿子所过的每一天,被快感所麻痹的一次次欢畅淋漓的性爱……她能够忘掉吗?

  「我……我会忘掉的……」美纱子只能这么说,「因为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骗人的,骗人骗人!」悦美子在电话里忍不住气愤地大叫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美纱子咬着牙拿着电话,不知道该怎么说。

  ……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一,洋介一早就离开了家,他要先去北海道处理一下调动的事情,周五回来,而周日,美纱子就要陪着洋介去札幌了,也就是说,她很长一段时间就见不到一彦了……上午,从超市里买菜回来的美纱子一路上都在想着,为了洋介而把一彦忘掉,但是……自己根本就忘不掉啊,她昨天对悦美子说了谎话,更是对自己说了谎,她绝对忘不了一彦的……到了家以后,打开门,美纱子一想到能见到一彦了,就很高兴地喊了一声:

  「一彦,妈妈回来了!」

  可是刚一进去,美纱子就感觉到不对了,原来,门口居然放着一双鞋子,高跟鞋,美纱子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属于悦美子的。

  「悦美子?为什么?不是已经没有理由在来了吗?」美纱子有了一股很不好的预感,她立刻冲了进去!

  来到休息室内,美纱子登时经典了,只见一彦正坐在沙发上,身穿一身透明连体情趣内衣的悦美子正淫荡地趴在一彦身上,一边撅摆着浑圆的臀部,一边和一彦激情热吻。

  美纱子手上的蔬菜掉在了地上,一张迷人的小嘴儿长得老大,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只见一彦正动情地和悦美子接吻,一只手搂着她的纤细腰部,另一只在悦美子的白屁股上不住揉搓,两个人的身躯紧紧贴合在一起,不住摩擦。

  然后,悦美子又淫荡地跪在一彦的下身,熟练地为他解开裤腰带,捧出肉棒开始卖力地为一彦吹箫。

  看着地上淫荡地像个妓女的妹妹,这个时候,美纱子终于明白了,悦美子一直是一个比她更狡猾的女人!

  自己一直不敢说出真相,在自己迷茫和烦恼的时候,悦美子却立刻投向了一彦的怀抱!自己背负着压力,欺骗着丈夫,整日迷茫,苦恼,而悦美子却那么轻易而无压力地和一彦做那些事情……「妈妈……妈妈……妈妈……」在美纱子呆立当中,她被一彦的声音惊醒了。

  只见此时悦美子正四肢着沙发地跪趴着,一彦从后搂着她的雪白大屁股,一边抚摸一边淫笑道:「请你不要误会,妈妈,是悦美子阿姨自己要来的。我既没有命令她,也没有强迫她啊!对吧,阿姨……」说到这里,一彦轻轻掰开悦美子的情趣内衣下摆的裤衩,露出屁股沟子,说到这里,一彦伸出舌头,淫荡地给自己的阿姨舔屁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彦的舌头带给了悦美子极大的快感,她撅着屁股,放荡地在自己的姐姐面前毫无顾忌地呻吟叫床,「一彦……很好……请你继续……」一彦淫笑着掰着悦美子的屁股,舌尖在她的粉嫩菊花、丰满臀肉上不住动着。

  悦美子一脸潮红,对着美纱子呻吟道:「对不起,姐姐……我终于明白了,我的身体已经离不开一彦了……所以……所以我不是作为姐姐的替身而来的……我是为了……为了从姐姐身边把……把一彦抢过来……啊……啊啊……」「你……你在说什么?!悦美子?!」美纱子完全惊呆了。

  悦美子撅着屁股哼道:「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试着把一彦夺回去……但是在那之前你必须先和姐夫说清楚……」「要……要我和洋介……洋介说……」美纱子感到无所适从。

  看着沙发上缠绵的两个人,美纱子的眼泪不住滴落,再也忍耐不住,转身痛哭着跑出了休息室。

  她跑回卧室,抱着枕头呜呜痛哭,她绝对办不到,办不到对洋介说出自己和一彦的事情……休息室内,一彦让悦美子趴在地上,撅着雪白的臀部,从后面插入悦美子的肛门,一彦一边狠狠地用大鸡巴抽插,一边将悦美子从地上抱起来,从后抓捏她一对丰满的奶子。

  「啊……你这样玩我的话……阿姨马上就会高潮了……」享受着被大鸡巴干后庭的快感,而且还是在姐姐的家里,悦美子显得异常兴奋,「我的屁股……我的屁股好热……」「哎呀呀,真是敏感的啊……不愧是姐妹,妈妈被我干屁眼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一彦哈哈大笑。

  「啊……亚美爹,不要提……提姐姐……她是有老公的……啊……她应该回到洋介那里去……」听到一彦提到美纱子,悦美子感到很不高兴,一边喊着一边摇晃着身体,更加卖力地迎合着一彦……楼上,美纱子依然在哭泣。

  「妈妈……」忽然,门口传来了一彦的声音。

  这声声音便如同黑暗里一律阳光,一下子照亮了美纱子的芳心,她立刻跳起来,走到门边,可是还没等她开门,就听一彦说道:「妈妈,我想跟你说下,我想到阿姨家里去玩……」「恩……」这句话让美纱子如坠冰窖。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美纱子咬着牙嗔道。

  「对不起啊,妈妈,我今天就不回来了……」一彦嘿嘿笑道。

  美纱子浑身仿佛被闪电击打了一下。

  「不要……一彦,你不能这样……求求你了……一彦……不要去……回来啊……」美纱子心里想着这些事情,可是还没等她哀求出口,一彦和悦美子已经离开了……在窗台上,看着一彦和悦美子离开,美纱子绝望地跪倒在地上哭泣,她觉得自己的心碎了……

第015章美纱子的决定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一彦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等到了星期四的晚上,美纱子一个人坐在漆黑的卧室里,眼中满是忧虑。

  「如果今晚一彦还不回来的话……明天洋介就要回来了……只有今晚……只有今晚了……」美纱子无助地想着,正是如狼似虎年纪的她,怎么忍受得了这种寂寞?!

  「叮铃铃」。

  卧室的电话声响起来,美纱子以为是一彦,立刻高兴地拿起电话。

  「喂,姐姐,是我!」

  听到悦美子的声音,美纱子立刻脸色一沉。

  「一彦呢?」美纱子问道。

  悦美子家里,此时卧室内,浑身赤裸的悦美子躺在床上,身上裹着被子,半遮半掩那奥妙的身段,她拿着床边的电话微笑道:

  「一彦正在洗澡!他果然很厉害啊,这几天我们做的好舒服,昨天又是整整一晚上啊!都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最后是内射!果然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最幸福的,姐姐也要在札幌和你老公好好相处啊!当然一彦的事情你就不用再担心了,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当然他那里也会的……」「八嘎!强盗!还给我!」美纱子气得大吼道,「一彦是我的,快点儿还给我!」可是,悦美子已经把电话放到了一边,虽然没挂断,却没在听了。

  「悦美子,你在听吗?你在听吗?!」美纱子气愤地对着话筒大喊道。

  这个时候,一彦走了出来,美纱子听到了电话里的对话。

  「啊!一彦,你洗完了吗?」

  「恩,是啊,洗得好舒服啊!」

  「那么,阿姨也要去洗了……」

  「哎呀呀,我这个已经很大了,你帮我弄一下吧,用你的小嘴儿,我很想再一次射进阿姨的樱桃嘴儿里……」「一彦真是太坏了,大鸡巴弄死人家了……阿姨让你玩儿个够,你比我以前的老公强太多了,他玩儿过的你玩儿过,他没玩儿过的你都玩儿过了……」……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淫荡的声音,美纱子泪如雨下,但是那些淫荡的声音却让美纱子感觉自己几天没有做爱的身体变得越发敏感了。

  「啊……一彦我好想要啊……」

  美纱子无助地躺在床上,把电话放在一边,咬着牙将自己的裙子掀开,里面紫红色的小裤衩早已经湿漉漉的了。

  「啊……一彦,妈妈想要一彦粗粗的那东西……」她喘息着把玉手伸进自己的内裤里,抓着毛茸茸的阴部,轻轻抚摸,越摸水也越多,一滴滴地滴落在床上。

  「那么,让我来亲吻一下阿姨的小妹妹吧……」「啊……不行……不要乱来……啊……啊……一彦……你舔的人家好舒服……啊……」美纱子听到心爱男人跟别的女人调情的声音,流着泪趴在床上,撅起穿着内裤的肥屁股,双手在自己的小穴上搓弄,一边弄一边摇晃臀部,嘴里发出销魂地「啊啊啊」声。

  「真相进入一彦的怀抱……真想和一彦做……啊……好舒服……啊啊……啊……」美纱子拿过自己沾满了淫水的手掌,轻轻闻了一下,哽咽着说道,「一彦,你明明……明明说喜欢这个味道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回来……求求你了……一彦,你快点儿回来吧……比起悦美子……啊……我……」弄到后面,手指已经满足不了美纱子饥渴的内心,她又拿出了上次一彦送给她的自慰棒,用它狠狠地插进自己的小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自慰棒虽然带来了极大的刺激,但是跟一彦的肉帮真是有天壤之别。

  美纱子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强奸了一样,这样的快感舒服是舒服,但是内心的纠结,实在是太让人痛苦了,她默默流泪忍受着孤独的滋味儿……一个小时以后。

  一彦回来了!

  「怎么回事儿啊?妈妈,怎么家里没开灯啊!」一彦嘟囔着走进来,这个时候客厅的电话响了。

  「怎么没人接电话啊?」一彦慢吞吞地走到电话面前,正要接听……「一彦……一彦……」忽然,一个人从背后抱住了一彦,把一彦吓了一跳。

  转过身来,一彦呆住了,只见自己的母亲,雨宫美纱子衣裳不整地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憔悴,眼中满是泪水。

  「你这是怎么了?」一彦问道。

  「你回来啦?一彦?」

  美纱子眼中满是呆滞,缓缓说道,「终于回来了,没有你的话……没有你的话……」美纱子扑入一彦怀里,嚎啕大哭,只觉得一股难以言说的快感传遍了身心,仿佛比刚才的自慰棒更加舒服百倍。

  一彦看到美纱子的下身只穿着一条短裙,露出半截白屁股,显然没穿内裤,一滴滴的淫水正从她的花房里滴落下来。

  他长叹了一声,轻轻抱住美纱子,柔声道:「妈妈……」「没有一彦,妈妈是活不下去的……」美纱子哽咽道,「但是因为我是你母亲,我们是母子……所以我是不能成为你的妻子的……所以我决定和洋介一起走……成为一个普通的母亲……但是我不想和你分开……」说到这里,美纱子在一彦怀里痛哭流涕。

  「妈妈……」

  一彦抚摸着美纱子的秀发,微笑道,「妈妈是属于我的,秀发,手指,胸部,屁股,一切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妈妈,你回答我,如果可以让你选择,你会在爸爸和我之间选择谁?」美纱子没想到一彦会问这个问题,脸上登时一阵为难:「这个……这个……」「妈妈,我可以告诉你,比起悦美子阿姨,我还是更喜欢妈妈……」一彦微笑着捧着美纱子的头说道,「所以,妈妈必须告诉我你的答案……」「我……我……」美纱子听到这句话,感动的一塌糊涂,「我选一彦,如果可以,我永远只选择一彦一个人,洋介……算我对不起他……但是我真的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不能再对自己说谎了,我只属于一彦一个人……」说到这里,美纱子缓缓摘下了手指上的结婚戒指,扔在了地上。

  「再见了,洋介……」美纱子心里想着。

  一彦得意地笑了。

  「对了,爸爸是明天回来吧……」一彦轻轻抚摸着母亲的丰乳,「那我们去你和爸爸的房间吧……我知道爸爸和妈妈以前经常在这里做爱……」「恩……一彦,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美纱子将头靠在一彦怀里,如小鸟依人一般,「从今以后,我的身体除了你之外再也不会让任何人碰了……我是属于一彦的,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是一彦的……」……雨宫家主卧内。

  一彦和美纱子已经是赤裸相对,一彦淫笑着压在美纱子身上,双手不住把玩儿那一对迷人的玉乳,美纱子幸福地躺在床上,发出着一阵阵诱人的呻吟声……「哎呀呀……妈妈的腋毛都长得这么长了啊……很好闻啊……」一彦淫荡的嗅着母亲的腋下。

  「讨厌……啊啊……啊……一彦……啊……」

  在美纱子呻吟声中,一彦趴在了美纱子的下身,看着漆黑阴毛下的小穴已经完全湿透了,他嘿嘿笑道:「这里都湿成这样了啊……好好闻啊……这是妈妈的味道……」他熟练地一边抚摸母亲的一对乳房,一边把舌头伸出来,一下下地在母亲的小妹妹上舔来舔去,把淫水滴滴吃入嘴里,「妈妈的淫水也很好喝,我太喜欢了……」「哎呀……啊……一彦,妈妈已经三天都没洗澡了……那里脏……」「没关系的……那种地方有点味道才真实……」一彦说完,更加卖力地用嘴给母亲舔弄下身。

  「不要这样……啊啊……一彦……不要,太羞人了……」美纱子嘴里娇嗲嗲地喊着不要,可是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都不知道多希望儿子继续下去。

  「哈哈哈,妈妈,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实际上你很高兴吧?」一彦笑道。

  「啊……美纱子是个喜欢被儿子侵犯的淫荡母亲……喜欢被一彦玩弄……」「额,既然是这样的话……妈妈……你还是帮帮我吧……」一彦微笑着捧着自己的阳具,「说吧,先从前面还是后面……」美纱子赶紧配合着翻过身子,把丰满的大白屁股撅起来,淫荡地晃动着:

  「先……先从后面……啊……一彦,插进来……干死妈妈吧……没有一彦的爱抚……这里已经受不了了……」「哎呀,妈妈,其实这里不能算是小穴吧?不过既然是妈妈要求的,那我也没办法了……」一彦无奈地摇了摇头,把大鸡巴凑上去,先用棒身在美纱子的肛门上轻轻摩擦了两下,然后就狠狠插入了美纱子的屁眼里。

  「哎呀!」

  久违的强烈快感让美纱子放弃了所有的尊严,矜持,毫无顾忌地呻吟出来,「啊啊……一彦的那个进到人家的屁眼里了……啊啊……啊……啊……」她一边说一边淫荡地扭动着自己的肥臀,一彦看到眼前的白白嫩嫩的大屁股人妻的淫荡模样,哈哈大笑,一边干一边笑:「爸爸知道吗?妈妈是如此的下流淫荡……」「啊……啊啊……洋介他不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啊……啊啊……」「哈哈哈……妈妈也喜欢儿子操你的小屁眼吧……」「啊……是啊……一彦的那个在妈妈的肚子里搅动……感觉要被搅坏了……人家要被一彦插死了……妈妈要一辈子陪在一彦……一彦身边……洋介……洋介我要和他离婚……我要嫁给一彦……做一彦的小妻子……小母狗……」在美纱子的心目中,把身体献给最心爱的人,是莫大的幸福,女人的幸福也莫过于此。她不要洋介了,她已经想好了,就算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她也要和洋介离婚,嫁给一彦……一彦一边蠕动身体,一边看着眼前这个趴在床上,赤身裸体,像一条母狗一样的任由自己玩弄的女人。

  她的羞涩,她的柔弱,她的丰满别致,都使得自己把玩儿不舍,一彦明白,这样的女人只要好好调教,是可以成功地变成一个男人绝对的性奴……想到这里,一彦越发渴望彻底控制她!要让她享受到做女人最大的快乐,行的刺激,会使得她永远不会忘记只有在自己这里才会得到了最大的性满足……当一彦发泄在母亲的身体里以后,美纱子又淫荡地趴在一彦的下身,卖力地给一彦吹箫,她已经完全抛弃了一切的尊严,矜持,她只要取悦这个她最爱的男人,自己的主宰!